糖分缺失σ`∀´)σ

唐秋/糖球
得了没有猫吸就会死掉的病
假的文手真的废物。

雷点为安雷安和狗崽以及任何乙女向的bl
前田利家的夫人兼移动血库,严重同担拒否,脾气不好生人勿近

存档——尝试搭了自设然而并不理想,断断续续的玩奥雅导致好多衣服都没有,好想要粉色双马尾(真的有吗..)

才发现9999了..存着纪念一下(*σ´∀`)σ以后也喜欢您

是可可(看不出来)背景私心薄荷色...

肝出来第二个奶子光了...等有体力继续肝

【双安】花.1

#现代pa
#便利店老板安迷修x学生安莉洁
#ooc



正值夏季中旬,原本应当闷热的天气却因为连绵不断的阴雨而变得清凉,太阳被藏匿于黑漆漆的乌云之下,偶尔会有几缕光线穿透看起来厚重的云层投射于柏油马路之上,但很快又会被遮挡住等待起下一个冒头的时机。

安莉洁所在的学校早已放了假,她撑着雨伞走在路边的人行道上。这天还没有彻底放晴,断断续续自天空滴落而下的雨点跃过安莉洁头顶层叠的翠绿树叶打在透明伞面上留下痕迹。

安莉洁穿着和往常一样的衣服,被修改过的水手服上衣比别人的都要短一截,露出了一小截细腰,从正面望去两条显眼的人鱼线后半段延伸于短裙之下令人遐想。

她踏着双厚底的凉拖似还未长大的小孩一般踩向面前的水洼,肮脏的泥水迸溅于安莉洁白皙的小腿之上,这种行为和看上去干净清爽的姑娘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她并不在意。
安莉洁最终停留在一间小小的便利店门前,她先是掏了掏制服裙的口袋确定带够了钱,而后躲进屋檐之下将伞收起才进了门。

-打扰了——。

--欢迎光临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安莉洁寻着青年的声音看过去,不知何时从柜台后走出来的老板就站在不远处,脸上还挂着和善的笑容。安莉洁不得不承认他长得很好看,有点像冬日的暖阳,光是看着就让人心情大好。

-这位先生...?您长得可真好看。

只是单纯的夸奖却让这名年轻的老板羞红了脸,许是因为说的太直接了,安迷修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思考着应该怎么去回复这句莫名其妙的发言。就这样僵持了两分钟,安莉洁实在忍受不下去便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请问这里有柠檬汁吗,酸一点的那种。

没什么意义就存一下

算是暂时满足了一个愿望吧,没肝没肾的利家p最后的倔强..p3是丰臣肉球队,超可爱了!!!

赤赤爹家的柠檬,太丑了不敢艾特亲妈

[双安]谎言者(下)

#ooc注意

#柠檬单恋



-安迷修先生,我呀,最讨厌谎言了。


难得晴朗的午后,不同于前几日的阴雨连绵,尽管脚下草地中的泥土被雨水浸湿变得松软,空气依旧闷热潮湿偶尔吹过的小风也暖的令人心烦,但在安莉洁看来已经比往常好太多了。


她不紧不慢的走在安迷修身后,上一秒被小昆虫所吸引住的目光下一秒便停留到另一株花朵之上,她就这么开口,平淡的讲出了内心的想法,尽管这让安迷修感到十分奇怪。


--我发誓,安莉洁小姐,我永远都不会对您撒谎,无论如何。


安迷修转过身看向走在后面的少女,似是看到撒娇的孩子一般皱了皱眉,而后扯出一个风轻云淡的笑容,他半跪下来,右手抬起覆上心脏的位置低声说着他的誓言。

安迷修的声音很轻,在安莉洁听来这像是世界上最为矛盾的情话一般。


「骗子」



安迷修和安莉洁总是结伴出现,这成了最近参赛者口中经常提起八卦新闻,有人说是热恋期,也有人说只是搭档关系而已。但碍于两位都是实力型选手,他们的传言也仅限于背地,当着事件主角讨论这种极具胆量的事他们还做不出来。


但这种消息终究还是瞒不住的,当它传到安莉洁耳朵里的时候,安莉洁的第一反应是欣喜,直到找到安迷修之后,她难得漏出的笑容依旧挂在脸上,然后她问道。


-安迷修先生与我是什么关系呢?


安迷修当时正在擦拭他因为斩杀怪物后而留于剑刃上的鲜血,当他听到安莉洁的问题后明显的停顿了一下,而后继续自己的动作。


--硬要说的话,安莉洁小姐就像是「公主」一样呢..公主与骑士?像是童话故事一样不是吗?直到您找到王子之前,我都会伴随在您的身边。


这个回答与安莉洁脑海中想象而出的答案有着太大的不同,尽管这种可能性早已料到,但心脏仍是像被人攥住一般疼的喘不过气。


-啊啊,既然安迷修先生是我的骑士,那就一定要记得自己的诺言,保护好我呀。



「看吧,你也是骗子。」


[双安]谎言者(上)

#重度ooc
#安莉洁单向暗恋
#大概是BE

-安迷修先生,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你。

安莉洁紧跟着前面的年轻男人行走于寒冰湖之上,七月正是盛夏之初,纵使是在避暑圣地也难以躲避这一股股袭来热浪,她低着头将手背到身后,笨拙的踩着身前人的影子。

猛然从安莉洁口中吐露出的一句话似是玩笑一般,毫无波澜的语气与并未停止的动作都让安迷修这么认为这不过是个小小的恶作剧,但他还是愣了一下,然后也用相同的口气回应了她的话语。

--是吗安莉洁小姐,那么在下荣幸至极。

「骗子」

当安迷修说出这句话不久后,安莉洁停止了她以往百玩不厌的踩影子游戏,小声向安迷修说了句再见便准备离开,安迷修心生疑惑追问了原因,但安莉洁也只是用想要去买冰激凌这样并不合理的理由敷衍过去。

他们再次相遇也是在寒冰湖。
安迷修将刚刚修复好的冷流收好后转过头,就在自己不远处的安莉洁正追着一只纯白色的蝴蝶玩的正欢,安迷修想要挥挥手打声招呼,犹豫片刻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但他没有直径走掉而是站在原处静静地看着安莉洁,直到安莉洁厌倦了这个小小玩具,直到蝴蝶飞远,直到安莉洁注意到他,于是安迷修走过去站在她的身旁说到。

--早安,安莉洁小姐。

-咦,那么,安迷修先生是来找我的吗?

安莉洁所说的话是令人毫无头绪的,但却带着疑问的语气,令人认为好似本就该这样回答一般。安迷修明显呆住了,仅是表达礼貌的笑容定格在脸上,他许久后叹了口气才回答道。

--.....是呀,我的小姐。

「骗子」